詹宏志

本月店長──詹宏志

一九五六年出生,台灣南投人,台灣大學經濟系畢業,台灣著名作家、意見領袖、電影人、編輯及出版人。現任PChome Online網路家庭國際資訊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、公視董事,也是電腦家庭出版集團和城邦出版集團創辦人。超過30年媒體工作經驗,曾任職於聯合報、工商時報、中國時報、遠流出版公司、滾石唱片、中華電視台、商業週刊等。

曾策劃和監製九部電影包括:《悲情城市》、《戲夢人生》、《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》等,著作則包括小說評論、社會趨勢報告及散文:《兩種文學心靈》、《趨勢索隱》、《人生一瞬》、《綠光往事》、《偵探研究》等多種。

給讀者的一段話:

我必須坦白承認,雖然理智上我明白也接受電子書的必然性,並不堅持非紙本書不行;但在日常讀書生活中,購買紙本書仍然是我的中毒行為,即使家中書本早已氾濫成災,我一進書店(實體或網路),總是不可抑制地買了又買,直至心虛為止;而在使用行為上,我也不可避免露出紙本頑固的本性,十幾年前我就曾寫文章招供,我為了參考需要,上網在Project Gutenberg下載了一本約翰.謬爾(John Muir, 1838-1914)的舊作,但在螢幕上閱讀數日之後,覺得不太習慣,就把全書用印表機列印出來,又過了幾天,終究忍不住上了亞馬遜買了紙書一冊⋯⋯。

我不是數位原生代(這也沒什麼好抱歉的,你既選不了你的出生地,也選不了你的出生時代),我只是一個中年轉業的數位移民,雖然努力融入新世界,但也抹不去原來的舊習慣;我既是很早關注數位典藏與數位出版的觀察者,卻又時時忍不住摩挲起身邊的紙本書⋯⋯。

只有在旅行的時候,我才有迫切的「數位痛感」,發現行李箱成堆的書本確實是不方便的;我需要隨身攜帶的旅行書籍,又需要隨身相伴的途中讀物,這些「必要的」書本有時候會到十數本之多(請相信我,我已經很節制了),這就大大擠壓了我其他行李的空間,也大大地擠壓了我想從國外血拼回來的稀珍寶物(大部分也是書)。這時候,一部容量可達千百本書,重要卻只有數百公克,體積更只是薄薄一片的讀書機,就變成我心中的嚮往。

但也就是這種紙本與電子的雙棲屬性,讓我在選擇電子文本的時候,傾向於把它們看成替代的「分身」,而非「本尊」;這樣的事先說明,我才能解釋當Readmoo給我3000元採購預算時,我的書單會變成上述模樣。

我的概念很簡單,上述書目的紙本書,我早都有了,有的還不只一個版本,所以我很確定它們都是我願意一讀再讀的書,而在最近的未來,我極可能有重看它的需求,這時候,擁有一個我可以隨身搬運的版本,是我非常想要的。至於我沒讀過的書,我傾向於第一次採購要留給紙本,等我確定它有「再讀」的價值之後,我才願意再持有一個電子版本。事實上,在日本,旅行導覽類的圖書已經有一個新的交易慣例,那就是你買紙本書,出版社就送你一個電子版本,紙本書讓你在做旅行規劃時,可以沿襲你的紙本閱讀「好習慣」(或「壞習慣」),等你出門旅行時,you travel light,書本就藏在你的手機或平板裡,背包輕簡,攜帶的訊息卻一點不少,這真是一個了解「過渡型人」的體貼想法呢。

回活動首頁

購物車

請先登入